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巴洛克幻梦 ·拾·




欢乐智障的夜店

————————
·拾·

————————




妖狐被大天狗一席话说的美滋滋的,摇着尾巴哼着小曲就回吧台了,全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崽儿啊,你咋还活蹦乱填的呢。”晴明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妖狐一下子愣了,尾巴也不晃了耳朵也不抖了。

“不会吧——”博雅挤到晴明,也摆上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他她,约你到情趣房间然后没上你?”

身体里滑滑腻腻的乳膏似乎也在提醒妖狐自己被完璧归赵的破事。

妖狐表情复杂的往吧台旁一坐,就听酒吞憋不住的大笑出来。

“怎么着,我们平安京第一美人儿是惨遭拒绝了?魅力不足人家看不上你?还是说…”他一副我都懂的表情,“你那个命定之人性无能..”

话还没说完,妖狐就狠狠地一扇子抽在他的本体葫芦上,惊得挂件酒吞赶紧拿起自己的本体来检查。

“挚友啊!”旁边的茨木几乎是飞扑过去,抱住了酒吞,的葫芦。“你没受伤吧!我最爱的挚友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说罢像妈妈抱宝宝一样把葫芦搂在怀里晃悠,全然无视一旁的酒吞“我才是你的挚友那就是个葫芦你不要告诉我你也觉得我就是个挂件”的幽怨表情。

妖狐撅了噘嘴,意识到自己的瓦数有点高。他一把扯过晴明,往阎魔那走去。

“哎哎崽儿你慢点,阿爸年纪大了跟不上…哎哎博雅你别像个酒吞啊不你别像个挂件一样挂在我腰上啊。”

妖狐回头邪肆一笑,“阿爸呀~您给客人推荐房间推荐的可真好呀~小生我真是要感动哭了~”

晴明还想装傻说别客气,但是被妖狐剜人的眼神瞪了回去,乖乖的跟到了阎魔的办公室。

阎魔在专心致志的盯着一旁做账的判官。

听完妖狐转述大天狗说的二人的过去,阎魔喘了一口气,换只手撑着脑袋继续盯着判官。

妖狐又接着讲了大天狗要被人娶走才能离开黑晴明。阎魔深吸一口气,干脆整个身子都趴在判官跟前,全心全意的盯着他。

“……”

“.…..阎魔大人!”妖狐忍不住嚎了一嗓子,阎魔才缓缓地转过头,一脸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的无知表情。

严肃的大姐头形象去哪了!妖狐愤愤的想,加重了扯着晴明衣领的力道,晴明一个白眼翻过去,瘫倒在地上。

“判官,你把那个拿来。”阎魔看这妖狐不问清楚就不让自己谈恋爱的架势,只得开始使唤判官去拿东西。

很快,判官就把一本厚重的本子找来,双手捧着递给妖狐。

《长冈京居民往来平安京登记簿》

妖狐刷拉拉的翻开,其中有一页夹了一根黑色的羽毛和一根银色的狐狸毛 。

大天狗诚不欺小生。妖狐看完上面关于一人一狐的记载,心情像是祝英台在阴界遇到梁山伯一样激动。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晴明,毫不犹豫把他给扇醒了,“阿爸,我们走。”

“上哪去啊。”

“黑晴明老巢。”妖狐莞尔一笑,“娶媳妇儿去。”



另一边,大天狗回到了黑晴明老巢,开始大肆释放滚筒洗衣机。

黑晴明听着手下汇报大天狗这熊孩子又开始搞破坏了,觉得自己真的该亲自管管了。他起身拔了洗衣机的电源(?),看到了脸色红润喜气洋洋眉梢都带着笑意的大天狗,一瞬间怀疑自己戴了假美瞳。

大天狗也不多解释,淡淡的说,“都洗洗干净,不能让媳妇儿和他娘家人嫌弃。”

说罢,把荒川在池子里养的鱼全给卷没了。

“太咸了,不大义。”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