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巴洛克幻梦 ·捌 玖·

欢乐智障x
副cp有不分攻受



————————
·捌·

————————


妖狐万万没想到,这个鬼还真打算在充满情趣用品的房间里危襟正坐的谈话。


“大天狗大人,小生恭候多时了。”

妖狐注意到大天狗看到自己的时候,翅膀猛地收紧了一下。

这家伙,不会是在紧张吧。明明上次直接就…

想到眼前这家伙提上裤子就跑,妖狐不禁有些恼火,“大天狗大人难道不是只是随便发泄一下欲望,怎么又回来找小生了呢。”

他嘴一撇,重重的坐在了大天狗身侧。

大天狗没有说话,视线平视着前方,看起来淡定自如。但在妖狐看来,他纯粹是在掩饰自己的紧张。

“大天狗大人,假装气定神闲的时候要注意翅膀不要出戏哦。”妖狐用扇子轻轻拍了拍那黑色的羽翼。

“从刚才开始就不住的在颤抖呢。”

“……”

“怎么,您可是把小生约到这种地方来了,还打退堂鼓?”

“……”

妖狐见大天狗还是没有反应,有些不耐烦的侧过身,用折扇挑起他的下巴,“大天狗大人,您看起来仙风道骨,没想到竟有这种特殊癖好呢。”

“……吾并无此意。”大天狗的视线有些不自然的移向另一侧。

“是老板推荐的。”

晴明…妖狐此刻说不上来是想突死晴明还是想抱住他亲两口。

“那么既然来了,大人不妨与小生共度良宵。”妖狐指了指沙发靠背上用来绑住手脚的皮带,又指了指电动床和床边的情趣用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吾大义未竟,还不能成家。”

“……”妖狐刚想吐槽,大天狗抢先说出了出乎预料的话。

“阿崽,你还记得小的时候的事么。”

“诶?小时候的事情?等等,你为什么这么亲密的称呼小生?”

“果然…”大天狗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你我同在一方恶霸黑晴明的手下,作为他培养的精英。其实说白了就是个到处搜刮小孩儿滥用童工还不给工资的地痞流氓。后来吾与黑晴明签订契约,把你救了出去。”

“所以说,那个时候我才那么慌张的走了…”







————————
·玖·

————————


在成为妖之前,大天狗是长冈京的首领。手下看自家首领冬天冻得要命,又不会织围巾,就去给他逮了一只小狐狸围脖子上。

小狐狸的尾巴又软又蓬松,当围巾正合适,大天狗走哪都带着,也不在乎自己高冷的形象轰然倒塌。

后来发展到睡觉也得搂着,不然就暴躁的想打人。

世间盛传不知道哪来的狐媚子把长冈京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迷得神魂颠倒,甚至连政事都不问了。

大天狗身边的近侍听到后不禁腹诽,其实就是个无药可救的毛绒控罢了。

后来发生政变,大天狗和小狐狸都被刺杀了。

由于大天狗死时仍对那毛绒绒的尾巴念念不忘,怨念太强导致他幻化成了妖,而那小狐狸也与他一并流落到平安京。

那时大天狗羽翼未丰,被恶霸黑晴明捡走后无力逃脱,又不忍心小妖狐被虐待,便与黑晴明签订了不可告人的协议,把妖狐救了出去。

于是便有了妖狐四处流浪,被晴明经营的巴洛克收养。而大天狗实力越来越强,很快成了黑晴明的左膀右臂,闻名于天下。

大天狗在黑晴明的手下长期毛绒不足,怨气越积越重。终于爆发了的他,也不能把黑晴明怎么样,只得出去买醉。

不想,在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人撩了。那人身上的触感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暖。

妖狐也不是老实的妖,撩拨大天狗的时候给他稍微熏了些药,两人就不可阻挡的滚在一起了。

大天狗醒来时又惊又喜,没想到失散多年的围巾小狐狸就这样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

更没想到自己把他给上了。

大天狗看着妖狐姣好的面容,感受着他柔软的身段,还有蓬蓬的尾巴,一抖一抖的耳朵。

害羞了。

然后他就跑了。

跑了之后,担心有敌对势力为了威胁自己而伤害妖狐,便放出消息说巴洛克的侍应妖狐是大天狗的人,想这样来保护他。当然,被另一个左膀右臂荒川之主狠狠地吐槽说,你这不是更给他招来危险么。

那之后大天狗整个狗都活在极端的暴躁中,一方面想见妖狐想得要死,另一方面又怕妖狐被睡之后对自己心存忌惮,而且他也没把握能顺利脱离黑晴明势力。

每天心事重重无处发泄的他开始不断搞事情。

把荒川用来打架的鱼偷走烤熟再给他若无其事的放回去。荒川上阵时用最自满的抖S声线喊出,“就这样被吞噬吧!”然后蹦出来了真正的咸鱼,能吃,就差撒点盐了。

这件事之后荒川一周没有跟大天狗讲话。

或者逼迫鸦天狗冒充他。花痴的女妖来表白,深情款款的说完之后发现是鸦天狗,羞得不愿出门。

黑晴明觉得这个家伙小的时候那么稳重,大概就是熊孩子基因攒到现在一起爆发吧。

这个过程中,他也时不时通过阎魔和晴明向打探妖狐的消息,得到的都是,他生气呢/他绝对不原谅你之类的。最后他一咬牙一跺脚,才决定亲自来见妖狐。没想到晴明给他指了个情趣房间。

阿崽别真把我当变态了啊。

不过想想荒川的声音,他又莫名的觉得不会有人觉得自己是变态了。


大天狗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妖狐,妖狐倒也没显得多惊讶,只是淡淡的说要跟阿爸和阎魔确认一下。

“吾所言皆为实话。”

“那大天狗大人跟黑晴明签了什么契约呢。为什么不能离开他的势力呢。”

“…”大天狗犹豫了一下,有些小声的说,“除非有人迎娶吾,否则永远都不能离开。”

“噗——”妖狐没憋住,放肆的大笑出来,“没想到大天狗大人是要嫁人啊。”

他接受到大天狗不满的神情之后,正色说,“那小生定要择日上门迎亲。”说完,耳朵还开心的抖了抖,大天狗感觉胯下一热。

“阿崽。”他伸手捏了捏妖狐的耳朵,在他抿的朱红的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你今天真好看。”说罢风一卷,消失了。

妖狐没有错过他突然泛红的脸颊和害羞的移开的视线。

这大妖,真是可爱。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