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巴洛克幻梦 ·柒·

欢乐智障的日常x
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的话绝对是错觉


————————
·柒·

————————




这小蓝鸟不愧是给灰姑娘做过衣服的,手艺又好效率又高,傍晚时便为妖狐制成一套龙凤褂,再加一双红色绣花布鞋。妖狐穿上这身,除去假面,重新描画了眼线,又抿了红唇,换上了红叶家祖传的染红的枫木扇。

轻扇掩红妆。

许久未见妖狐面具下容颜的众人都不禁摒住了呼吸。

媚眼如丝,顾盼生辉,一颦一笑迷倒了一众小女妖,引得她们直管妖狐叫姐姐。

“姐姐啊,你可算是要走了。缺钱了跟我说,我给你烧纸啊。”

“大家把妖狐穿的那些六星御魂分分,还有他的私房钱,拿去买点衣服啥的。”

“哎呀你不知道死人的钱不能用么。”

……

小生还活着呢,而且也没打算离开这…

妖狐看着这群他平日里百般讨好的小姐姐给自己处理后事,突然觉得离开这个破地儿也不错。


妖狐虽然知道跟大天狗见面的房间是为有特殊性癖的人准备的,但他并未亲自进去过。用他的话来说,如果让小姐姐们觉得小生有那种爱好,他们以后就再也不会接近小生了。

当然,酒吞把到嘴边的那句她们本来就不接近你给咽了下去。

“不过崽儿啊,你真的承受的了么。万一他酱酱酿酿,然后再把你翻过来酱酱酿酿,再把你……你的狐生就这样终结在床上可怎么办。”晴明用扇子挡着脸做痛哭状,“阿爸还指望你给我养老呢。”

“你还是跟博雅两个人缠缠绵绵到天涯吧。”妖狐嘟着嘴不想搭理他,但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抓住晴明,“你们俩平时动不动就做些羞羞的事情,应该也搞过BDSM之类的吧,教教小生怎么做嘛。”

“这个…我和博雅还真没做过。”

两人看向酒吞,他也摇了摇头,手指向了大门。

一黑一白两个保安正在公然翘班亲热。

妖狐谨慎的走近,在鬼使白被吻得喘不上气,流着眼泪软绵绵推着鬼使黑的时候才小心的搭话。

“小生想向你们请教一下SM的事情。”妖狐深吸一口气,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说出了让他羞耻的想藏到自己的尾巴里的话。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沉默的掏出一盒看起来像是乳膏的东西。

“新的没用过。”

“自己做好扩张。”

妖狐发誓自己从两人清冷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笑意。

他接过那个小铁盒,红着脸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东西,真凉啊…妖狐手上沾着乳膏探进自己后穴的时候不禁这样想。


今天巴洛克早早的挂上了打烊的牌子,把店里的妖魔鬼怪都赶了出去。再用桃花樱花装点得充满浪漫的气息。

妖琴师也捱不住姑获鸟一番威逼利诱,破例弹起了情歌。

姑获鸟跟妖狐说等会你俩直接在房间见面比较有情调,就不让他离开房间了。


墙上的摆钟报了时。

子时到了。

妖狐身着龙凤褂,手捧着盛满道具的托盘,缓慢的走进约定的房间。

大天狗正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翅膀也壮观的舒展着,似乎在彰显主人的雄风。

“大天狗大人。”妖狐盈盈一笑,将那一对按摩棒跳蛋口塞放在床边,然后走向大天狗。

“小生恭候多时了。”

妖狐还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乳膏湿湿乎乎的,有些黏。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