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巴洛克幻梦 ·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上一章还在开车这章的文风会这么有毒
有毒 慎


————————
·伍·

————————




妖狐瞪了一眼深柜基佬,径直的冲向刚才的软席区。

那里已空无一人,但妖狐长时间以来磨练的只对狗灵敏的鼻子还是立刻嗅到了空气中还未散去的狗味。

不过他好像不是狗来着?

不过拔吊无情这一点跟发情的狗有什么区别,无非多俩翅膀。

妖狐愤愤的咬了一下牙关,“哎呦!”

咬…咬到舌头了…好疼…泪眼汪汪的他在心里又给大天狗判了一次刑。这也要怪他!


刚才妖狐偷汉子(?)旁边的那桌散发的浓郁的狗味(?)吸引了妖狐。他定睛一看,桌上果然赫然放着一根狗毛黑色的羽毛。

居然就在这么近的地方…居然不叫小生。

委屈的鼓起腮帮子的他发现羽毛下面还压着一张纸。那种特别小女生的,画着粉红色爱心的信纸。

这家伙是少女么。妖狐在心里狠狠地嘲笑一番之后拿起了那封包含着狗子懵懂少女心的信。

“字还挺工整,敬语也用的很恰当。”

“还为消失这么久而道歉了。”

“明日子时。”嗯嗯这是终于改过自新要来见我了。

“荒字号区五号房。”

荒字号…妖狐开始在心里默背千字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那荒字号不就是最后的那个区。

那个用来给有特殊性癖的客人服务的单厢。


嗯嗯。

妖狐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的记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小生不愧是巴洛克元老级的侍应,连这种隐蔽的地方都知道。

这大天狗不愧是小生看上的命定之人,约会的地点如此有情调。

能在如此有情调的地方坐怀不乱纯聊天,这个男妖果真是男人中的上上品。

个鬼啊!



妖狐一脸天打五雷轰般震惊的表情冲回吧台,抱住莹草小姐姐就开始哭爹喊娘。

东北来的莹草小姐姐(?)看着他,不禁关切的问到,“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啊?”

“这个!”妖狐颤巍巍的递过那封信。

“咳咳”,莹草清清嗓子,大声的念出了最后一句话,“荒子区五号房洽谈。”

她的声音显然过于大了,一众正在清场的妖都倏然看向了吧台。

“S…SM?!”

还挂在钢管上的夜叉坦荡的说出了大家想说但又都不敢说的那个词,眼睛里似乎闪烁着某种期待的光芒。

“看来这命定之人要好好的惩罚某个偷腥的家伙了啊。”

莹草看着还抱着自己抹眼泪的妖狐,又不禁关切的说,

“这可咋整啊??”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