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巴洛克幻梦 ·叁·

————————
·叁·

————————




“这位小哥,长夜漫漫,孤身一人的在下着实寂寞,不知你可否与我小酌一杯呢。”

说话的是一位男子。衣着体面,面容清秀,但显然已微醺。

平日里妖狐虽然穿梭在巴洛克各个角落,也时不时与客人眉来眼去,但来这儿的客人多数都知道他与那位惹不起的大天狗大人有着难以言说的关系,因此鲜少有人敢对他出言轻佻,至多接受他主动陪酒,偷瞄两眼便红着脸跑了。因此,这人如此大胆的行为让妖狐不禁来了兴致。

妖狐今日身着酒保服,白色半透的衬衫故意没有打领带,而是解开了三颗扣子,胸线若隐若现。低头时甚至能看到胸前娇艳的朱果。

那男子从妖狐丰腴的朱唇开始打量,然后视线定格在大敞的衣领。

妖狐注意到这一点,不禁莞尔一笑,旋即坐在了男子身旁。

“客人竟愿与小生共饮。”

妖狐拿过那人喝酒的高脚杯,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还暗示性的舔了舔杯口。

“小生真是荣幸至极。”说罢,坐在那男子身边,开始自顾自的斟酒。

那男人侧过头来,眯着眼看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吞咽时喉结的滚动让他不禁咽了咽口水。来不及咽下的酒顺着嘴角滑落,到饱满的下巴,纤长的脖颈,高耸的锁骨。

男人没有再忍耐,一把搂过妖狐,手开始往他大敞的衣领里探,嘴也不老实的凑上来。

“这位客人,小生只负责陪酒,不提供更多的服务哦。”他打量着这个男人,面具下的双眼散发出危险又兴奋的意味。

而那客人听到这番话,反而变本加厉的想要将妖狐按倒在沙发上。旋即,他整个人便四仰八叉的栽倒在地上,被妖狐捏住的手腕发出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

妖狐坐在他的下腹处,轻佻的摩擦了两下,便挂着轻蔑的微笑扬长而去。只留下这人被吓得酒半醒,又被鬼使兄弟处以极刑。

发泄过怒火后,妖狐重重的坐在酒吞的吧台前。

“呵,看起来有些人开始怀念跟自己命定之人浪漫的邂逅了啊。”

妖狐也不搭理酒吞的嘲笑,夺过酒就喝。


那时也是在差不多的地方,来了一位惊艳了整个巴洛克的客人。

那人也是微醺,也是一人。

整日耽于美色的妖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美人。

“小生曾对自己的容颜颇为自信,今日见到这位客人才意识到人外有人。”

妖狐一改往日的不露真容不与人亲近的作风,摘去了面具,脱去西装外套,侧身坐在美人旁边,一手搭在那人腿上,一手抚弄着黝黑的翅膀。

“红脸高鼻面具,高齿木屐,手持团扇,再加上这翅膀,想必您就是传说中的大天狗大人了。”

“正是。”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