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黼黻_镭

涉英/狗崽/马场林/及影
极其低产,除了开车啥也不会

【狗崽】无需言说之事 叁

*叁*
[本章休息一下谈个恋爱]

妖狐在黑暗中安静地躺了一会儿,感觉身边的大天狗已经睡熟,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夜空异常的晴朗,他翻上了屋顶,躺在那里出神地盯着月亮看。

被留在床上的大天狗听到房顶的动静时忍不住坐了起来。

晚上太冷了不能让他在那里吹风,大天狗这样想着,推开门想把妖狐叫回屋里,却突然听到屋顶上飘来的歌声,声音轻轻的,却勾住了他的心。

那是当时大天狗吹给他听的曲子。

为了追求他,大天狗把自己关在院子里好几天才作出了这首满意的曲子,意境高远又不清冷,爱意缱绻又不淫靡,恰如他与妖狐的情意——彼此吸引,但又都保持着大妖的骄矜自负,

除了性事中,两人始终保持不浓不淡的关系。

大天狗觉得这是最能表述自己心意的作品了,然而当当着妖狐的面吹完之后,却一句有情调的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怔怔地看看着对方的脸。两人对视良久,最终以一个轻吻结束了这场不算表白的表白。

大天狗从回忆中醒来,拿起别在腰间的笛子,和着对方的轻哼吹了起来。

那一头的人似乎没有受到一点影响,继续轻轻地哼着,但音调明显轻快了一些。曲毕,大天狗便折回屋里。他给妖狐留了门,又轻声说,夜里冷了,别呆太久,也不知对方听到没有,他就重新躺回了床上。

第二天他醒过来时,身旁还是温热的,几根白色带着紫的狐毛杂乱的散落着,床头的小方桌上放着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和早餐。

这一天,寮里大大小小的妖怪都看出了大天狗心情很好。无论是眼角嘴角止不住的笑意,还是开屏一般振奋的翅膀,都宣示着他的意气风发。

这一天,寮里大大小小的妖怪也都注意到了,大天狗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他的恋人。

谁都知道他们是一对。

但大家也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很微妙。

有种淡淡的疏离感。

虽然从前他们也不曾过分火热,但现在两人之间仿佛隔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两人虽近在咫尺,但又好像相隔万里。

不过主要还是妖狐对大天狗采取漠视的态度。

就像现在,妖狐好像完全没注意到死死黏住自己的目光,自顾自的帮着打点寮里的事务。

大天狗也毫不介意对方的无视,依旧静静地看着他,在他需要的时候上去搭把手。

“就像老夫老妻一样。”

“真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有围观群众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引来女孩子们一阵偷笑。

妖狐有些介意别人的议论,草草地理了一下衣服就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他有些想不通。

由性,尤其是发情期这种双方头脑一热就做了的状态开始的爱情,让他缺乏安全感。

尤其双方身为妖的级别确实有一些差距,他总觉得大天狗现在只是一时糊涂而耽于情欲,等他某天突然觉醒便会离开他随大义而去。

大天狗出神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

“你应该知道他在纠结什么吧。”身旁有人笑着说了一句。

“……嗯”


妖狐喜欢独自一人泡温泉,在泉水涌出的地方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今天也不例外。

当他听到另一个人进入浴场,落锁,脱衣,慢慢地走到他身后,下水,然后搂住他的时候,他竟突然紧张的不得了,到嘴边的奚落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对方也没有越界的动作,只是静静地搂着他,安抚似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大…大天狗?”

评论

热度(21)